乌克兰作为曾经的世界第三核大国何以沦落至此

2022-08-05 1

  2月24日早晨6点(当地时间)普京发布电视声明证实俄军已对乌克兰展开全面的军事行动。就在普京发表电视讲话的同时俄罗斯陆海空三军从多个方向对乌克兰发动了全面进攻。俄罗斯出手不到5分钟就敲掉了乌克兰前线多个机场和武器库,一小时之内就消灭了乌克兰海军和空军的作战能力。不要看最近这几天俄乌局势的紧张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可实际上乌克兰危机并不是最近这几天才发生的。

  2014年2月的一个清晨30多名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手持拉斯尼科夫冲锋枪、狙击枪冲进位于克里米亚首府辛菲罗波尔的政府和议会大楼。这些武装分子迅速解除了大楼里的安保武装,接着大楼上就升起了俄罗斯国旗。话说克里米亚在历史上还线月由当时的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划归乌克兰。1991年作为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乌克兰独立后克里米亚就成为了乌克兰领土。

  克里米亚在成为乌克兰领土以后当地人口仍以说俄语的俄罗斯族为主。克里米亚政府和议会大楼被占领后当地的政治领袖与武装分子展开了谈判。双方的具体谈判内容至今不为外界所知,但双方的谈判结果是就克里米亚的归属问题展开全民公投。2014年3月克里米亚通过全民公投的方式正式宣布加入俄罗斯联邦。克里米亚公投入俄引发了后续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如今的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三国同文同种同宗同源:历史上俄罗斯又称为大罗斯,乌克兰称为小罗斯,白俄罗斯称为白罗斯。公元862年诞生的基辅罗斯公国是罗斯人最早建立的国家。普京强调乌克兰本就是俄罗斯历史上的一部分也就源自于此。十月革命以前现代国家意义上的乌克兰并不存在。古代历史上的“乌克兰”并不是统一的民族国家,而仅仅只是类似于“古代印度”的一种地理文化概念。

  历史上乌克兰这片土地一直在各路欧洲强权之间来回更换主人:波兰-立陶宛强大时乌克兰西部一大片土地和人民处于其统治之下,沙皇俄国崛起后乌克兰东部地区又被其吞并,除此之外德国也曾在两次世界大战中短暂成为乌克兰的主人。直到二战后东乌克兰和西乌克兰才首次被整合成为苏联的一个加盟共和国。由此可见乌克兰的土地、人民、历史都是散装的。

  乌克兰东部靠近俄罗斯的地区生活有大量讲俄语信东正教的俄罗斯族;生活在乌克兰西部的人则主要讲乌克兰语信天主教。尽管普京一再强调乌克兰与俄罗斯的历史渊源,但历史上蒙古人、波兰人的统治早已在俄罗斯和乌克兰两个民族之间造成了心理隔阂。沙皇时代“大俄罗斯主义”的民族压迫进一步加深了双方的隔阂。到了苏联时期乌克兰大饥荒和大清洗运动造成乌克兰地区数百万人口的非正常死亡。

  在这种背景下乌克兰的地方民族主义开始抬头。二战期间乌克兰、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等地的一些民众把德军当成了帮助自己摆脱苏联控制的“解放者”。整个二战期间仅乌克兰、白俄罗斯、俄罗斯三大加盟共和国就为纳粹党卫军提供6万兵员。这种苏联眼中不折不扣的叛国行为当然是要受到严惩的,不过战后苏联政府惩处叛徒的过程中却出现了不分青红皂白盲目扩大化的现象。

  在这一过程中有些民族有些村庄被集体强制流放。这进一步激化了苏联本就复杂的民族矛盾。战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对苏联进行和平演变的过程中自然不会放过利用苏联民族矛盾的机会。复杂尖锐的内部矛盾和外部的挑拨煽动结合起来最终导致了苏联的解体。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16个苏联加盟共和国在一夜之间相继成为独立的主权国家。

  既然昔日的兄弟如今要分家单过,那么就得对原来的家产来个“公平合理”的划分。苏联的留下的资产分为政治资产、经济资产、军事资产。由于俄罗斯主动承担了苏联200多亿美元的外债,所以苏联的政治地位和海外资产全部由俄罗斯继承:苏联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地位以及苏联在海外的一切财产、存款、外交机构、使领馆等均由俄罗斯接收。

  至于苏联国内的经济资产和军事资产则按属地原则进行分配——就是说东西在谁那儿就算是谁的。比如位于乌克兰的工厂企业在乌克兰独立后就还是乌克兰的。军队和武器装备的分配也是秉承“哪国军人回哪国,军队驻扎在哪里就归哪里”的国籍原则和属地原则进行划分。在这一划分原则下继承苏联遗产最多的自然是俄罗斯。除了俄罗斯之外其他加盟共和国中继承苏联遗产最多的就是乌克兰。

  苏联的14个军区中有3个在乌克兰境内。这三个军区一共驻扎有陆军22个作战师(占苏联陆军正规作战师的16%)。部署在乌克兰的空军作战飞机高达845架(占苏联空军作战飞机总数的17.2%)。黑海舰队作为苏联四大舰队之一拥有大型水面舰艇45艘、其他水面舰船325艘、潜艇28艘、作战飞机150多架。苏联解体后黑海舰队由乌克兰与俄罗斯瓜分,此外乌克兰境内绝大部分其它军事力量都被乌克兰继承。

  乌克兰几乎获得了苏军所有的序列武器:在陆军方面得到了6500多辆坦克,在空军方面苏联轰战机部队的三驾马车悉数到位。由于俄罗斯在海军方面对黑海舰队所有权的坚持,因此俄、乌两国直到1997年才达成相关协议。最终乌克兰拿到了18.3%的黑海舰队,不过俄罗斯向乌克兰移交军舰时却耍了心眼:除了护卫舰、老式潜艇、坦克登陆舰和反潜舰等舰艇之外黑海舰队的精华部分全都留在了俄罗斯。

  除了上面提到的这些常规军事力量之外乌克兰还从苏联继承了相当数量的核武器:1270枚核弹头、2480枚战术核武器、176个发射井使乌克兰成为了当时仅次于美国和俄罗斯的世界第三核武器大国。此外乌克兰还有能携带核巡航导弹的图-160、图-95战略轰炸机。乌克兰当时的核武库水平确实已超过了英、法、中等国。所谓“世界第三核大国”绝非浪得虚名。

  一个国家的军事实力不能只看军队规模、武器装备,还得看由军工体系、经济资源构成的战争潜力。苏联解体时乌克兰是15个加盟共和国中仅次于俄罗斯的第二大经济体。当时苏联留给乌克兰的工业企业涉及300多个行业。这其中包括4座大型核电站、6座水电站、顿涅茨克煤矿以及43处油田、114处天然气田等等。拥有全球3/4黑土地的乌克兰在苏联时代就被誉为“欧洲粮仓”,独立后的乌克兰曾是世界第三大粮食出口国。

  乌克兰有煤、铁、锰、镍、钛、汞、石墨、耐火土、石材等80多种已探明的可供开采的富矿。这些矿产资源分布在全国7000多个地区(其中4000多个地区已进行开发)。乌克兰已探明的铁矿石的储量有275亿吨;锰矿石的储量超过21亿吨;煤、染料矿石、陶土地腊和石墨的储量也比较丰富。乌克兰最大的顿巴斯煤矿已探明储量为1090亿吨。资源丰富的乌克兰在苏联时代是主要工业基地之一。

  乌克兰独立时从苏联继承的军工企业多达3594家、职工300万人。这些军工企业的生产门类涵盖火箭、大型运输机、军用舰艇、装甲车辆等陆海空各种装备,而且大部分产品的性能还居于世界前列乃至是顶尖水平。以南方机械制造厂为代表的乌克兰航天工业直接参与领导了苏联第一枚制导导弹、第一枚运载火箭和第一个航天器的研制工作,还为苏联设计制造了半数以上的洲际弹道导弹以及数种型号的运载火箭。

  继承了苏联三分之一航天工业的乌克兰从业人数一度高达20万人。位于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市的南方机械制造厂是乌克兰航天工业最大的生产企业。该企业研制生产的SS-18重型洲际弹道导弹作为世界上威力最大的导弹可携带10个55万吨分导式核弹头以及40多个诱饵。直到现在乌克兰仍以其高性能的“天顶”、“第聂伯”、“旋风”三类系列运载火箭跻身航天大国行列。

  乌克兰的航空工业具有世界领先水平:拥有飞机机体、飞机发动机、机载设备、飞机修理等40多家企业。乌克兰的安东诺夫航空科研生产联合体、哈尔科夫航空公司、基辅航空厂等航空企业都是生产技术和设备先进、从业人员专业技术水平高的世界知名企业。通过安-124和安-225的建造使乌克兰成为除美国之外世界上第二个独立掌握超大型航空器制造的国家。

  安东诺夫公司的安-124、安-225超大型运输机的出现表明乌克兰在超大型飞机设计、大型航空构件加工、先进航空材料制造等方面具有独步世界的能力。乌克兰的超大飞机发展离不开强大的发动机制造工业。安-124和安-225使用的推力达23吨的D-18T涡扇发动机是由乌克兰头号发动机生产单位马达西奇股份有限公司研制的。马达西奇在大推力涡扇发动机和涡轴发动机上的巨大影响力使其被誉为来自乌克兰的“动力沙皇”。

  乌克兰的舰艇制造工业曾是苏联军工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苏联30%的造船厂集中在乌克兰15个城市中。苏联时代几乎所有的大型水面舰艇都在乌克兰的船厂完成。库兹涅佐夫号、瓦良格号以及乌里扬诺夫斯克号航母均是在乌克兰尼古拉耶夫港的黑海造船厂建造的。黑海造船厂鼎盛时期曾创造过6万吨的常规航母刚下水就立即开始建造8万吨核动力航母的纪录。

  乌克兰还曾是苏联主要的坦克装甲车辆研制与生产基地之一。1991年乌克兰坦克装甲车辆的生产能力占整个苏联的30%左右。上世纪60年代乌克兰的莫洛佐夫设计局就向苏联高层展示了更先进的T-64坦克。先进的复合装甲、自动装弹机、大口径滑膛炮及二冲程大功率柴油机等都开创了主战坦克的先河。西方迟至在20世纪80年代才拥有类似“豹”2 这样可以抗衡T-64 的主战坦克,而这时T-64已生产了1万多辆。

  独立之初的乌克兰就是这样一个自然资源丰富、重工业基础强大且拥有仅次于美、俄的核武优势的国家。当时很多人认为乌克兰会发展成为俄罗斯和西方国家之间的平衡者角色。尽管不可能和美、俄这样的大国相提并论,但至少可以成为一个区域性强国。苏联解体前后乌克兰的民族主义者曾宣称:作为乌克兰作为“欧洲粮仓”所生产的粮食如果不再接济其他加盟共和国就能迅速实现国家的繁荣发达。

  苏联解体后乌克兰的确不用再接济中亚那些拖后腿的穷亲戚了。看起来乌克兰似乎是要甩掉包袱轻装上阵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苏联解体之时很多政府高层和特权商人趁机利用手中的权势控制了国家大量的资源乃至经济命脉。这群人在苏联拥有一个专属名称——寡头。众所周知俄罗斯总统普京稳固政权的过程中就曾与寡头势力有过激烈的博弈,而在独立后的乌克兰其实一直存在着盘根错节的寡头势力。

  乌克兰的寡头势力把国家资产不断转移到自己的腰包里。寡头们把乌克兰掏空之后又摇身一变作为外国财团在乌克兰的利益代言人进一步压榨乌克兰的财富。在这样的背景下乌克兰也出现了类似于俄罗斯那样的经济休克疗法,而结果也和俄罗斯一样就是使得乌克兰经济几乎陷入休克局面。乌克兰和俄罗斯在独立后最初十年的历史几乎大同小异:寡头势力横行、经济民生困窘。

  所不同的是俄罗斯普京上台以后通过经济体制改革在一定程度上扭转了这种局面,但这种现象在乌克兰几乎却是一直延续至今。乌克兰独立时尽管从苏联继承了相对较为强大的重工业基础,但与此同时也继承了苏联产业结构上的缺陷。事实上这是所有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通病:我们知道苏联解体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产业结构上的缺陷使人民的生活水平迟迟难以得到提高。

  乌克兰在这方面其实表现得比俄罗斯要更为明显。苏联时代的工业体系是分布于各加盟共和国的:有的负责提供原料,有的负责生产零件,有的负责组装。乌克兰无论是重工业企业还是军工企业要不是配件工厂就是组装工厂。一旦离开苏联完整的工业布局就使乌克兰的工业企业陷入了极端困难之中。俄罗斯在苏联解体后因为国力的削弱而不得不自废武功。

  那时的俄罗斯不得不削减了自己的战略核武器,同时让基辅号和明斯克号航母提前退役。事实上当时的乌克兰也面临同样的命运:作为苏联航母总装工厂的黑海造船厂就位于乌克兰境内,在苏联时代乌克兰境内的黑海造船厂可以和同为苏联加盟共和国的俄罗斯境内的配套企业合作。苏联的解体使本来完整的工业体系被撕裂。在失去波罗的海造船厂等俄罗斯地区造船厂的支持后黑海造船厂迅速衰落。

  正如黑海造船厂的厂长马卡罗夫所说的:“只有伟大的强国才能建造它,但这个强国已不复存在了”。尽管表面上乌克兰从苏联继承的家底似乎还是挺丰厚的,可实际上乌克兰的产业体系在离开其他加盟共和国配套企业的合作后已陷入困境。苏联的解体让乌克兰境内大型企业缺少了大量资金的支持,与此同时乌克兰对外的议价能力受到限制,生产成本开始大幅提升,在制造业和加工业领域的成本优势迅速降低。

  在产业链断裂、资金短缺、产品没竞争力等因素影响下乌克兰的发展举步维艰。表面上乌克兰从苏联继承了一大堆先进武器,可实际上乌克兰自己压根就没继续生产研发的技术能力,又缺乏维护保养这些先进武器的充足资金。在不打仗的时候乌克兰手里这些铁疙瘩又不能当饭吃。这其中的苦楚也只有乌克兰人自己才知道。独立后的乌克兰实际上已维护不起巨大军事单位的开支消耗。

  乌克兰在这种形势下只能和当时的俄罗斯一样选择自废武功:乌克兰关掉了军工厂、炒掉了工程师、销毁了核弹头。乌克兰独立之初仅次于美、俄的世界第三军事强国地位就这样不复存在。乌克兰在自废武功以后还得面对吃饭的现实问题,而要解决乌克兰所面临的经济困境其实只有两个方法:要么通过与俄罗斯结合维持前苏联的经济体系;要么通过加入欧盟融入欧洲的经济体系。

  这两种办法本质上都是利用一个庞大的经济体系克服自身产业结构上的缺陷。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看准时机推出了《自由援助法》:向以前的苏联成员国提供经济技术等援助。这恰是时候的援助让当时潦倒困顿的乌克兰一下高兴坏了。俗话说“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既然乌克兰在经济上拿了西方国家的好处,那么就得在外交路线上多少看人家西方国家的脸色行事。

  融入欧洲经济体系如果仅从经济角度看确实是效率最高、效益最好的选择,然而在融入欧洲经济体系的同时务必需要考虑俄罗斯的感受。乌克兰可以同欧盟国家加强经济合作,但完全可以暂缓加入北约和欧盟。这种左右平衡的外交策略正是乌克兰这种身处大国夹缝之中的小国最佳生存之道。事实上乌克兰第二任总统库奇马执政时期就真就是这样做的。

  尽管这时的乌克兰很想加入欧盟获得经济利益、加入北约获得安全保障,但同时库奇马政府与俄罗斯的关系也维持得不错。乌克兰第三任总统尤先科上台后毫无顾忌公开自己一心倒向欧洲和美国的政治意图。2004年乌克兰橙色革命后俄罗斯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开始积极插手乌克兰国内政治,此后尤先科、季莫申科、亚努科维奇这几个大佬在两个大国的操纵下不断在乌克兰政坛上演合纵连横的大戏。

  乌克兰的政治局势因此变得一片混乱,而混乱的政局又反过来影响到乌克兰经济的发展。在这一过程中乌克兰国内的民族问题也交织其中:乌克兰东部俄罗斯族裔聚居的地区在经济生活上也高度依赖俄罗斯提供的石油、天然气等能源供应,所以这一地区的人普遍主张在外交上应当与俄罗斯亲近。生活在乌克兰西部的人主要讲乌克兰语信天主教,而且这一地区在经济上主要依赖与欧盟国家的贸易。

  两边的民族差异和经济格局决定了外交路线年底乌克兰亲俄派总统亚努科维奇决定终止和欧盟签署政治和自由贸易协议,转而打算强化和俄罗斯的外交关系。这就惹恼了西方国家以及乌克兰国内的亲西方政治势力。2013年11月22日亲西方的政治势力在基辅展开示威,而后乌克兰东部亲俄的政治势力也开始抗议示威。双方的抗议示威活动愈演愈烈并最终升级成为武装暴乱。

  2014年3月16日克里米亚地区公投入俄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的。克里米亚公投后俄罗斯随即接收了克里米亚地区。问题是乌克兰境内以俄裔人口为主的地方并非只有克里米亚:克里米亚公投入俄后顿涅茨克、卢甘斯克两地的亲俄武装分子分别于2014年4月7日和2014年4月28日宣布成立“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乌克兰政府随即调动军队前往东部地区两地的独立运动。

  顿涅茨克、卢甘斯克两地宣布独立后一度被乌克兰政府军按在地上打。眼看乌克兰政府军即将锁定胜局时俄罗斯向当地的民兵组织伸出了援手。乌东民兵组织在得到俄罗斯的支持后把战局扭转了过来。这场战争大约造成了一万三千人死亡。最终交战双方在欧盟的参合调节下达成了《明斯克协议》。实际上交战双方对《明斯克协议》的大部分内容都存在不满。

  尽管表面上双方签了协议,但都没真正打算落实协议内容。从那时起双方就一直打打停停。如此反反复复的内战冲突使乌克兰实际上成为了欧洲最穷的国家。战火毁坏了乌克兰东部地区的重工业基地,使乌克兰经济的发展更加举步维艰,乌克兰人民的生活水平不断下降,而生活水平的下降又进一步加剧了乌克兰国内矛盾的积压。政局的动荡和经济的下滑就这样在彼此互相影响之下形成恶性循环。

  2018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数据显示:乌克兰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已跌落到欧洲最低水平。乌克兰糟糕的经济形势使得一部分乌克兰女性开始通过出卖自己身体的方式挣钱。昔日被誉为“欧洲粮仓”的乌克兰却得到了“欧洲一流的红灯区”、“商业代孕产业的天堂”、“欧洲子宫”这样的称号。乌克兰普通工人的月薪大概是4000格里夫纳。在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以前4000格里夫纳可以换500美元(约合3150元人民币)。

  可到了2015年4000格里夫纳只能换160美元(约合1000元人民币)。尽管表面上乌克兰普通工人的月薪还是4000格里夫纳,但由于货币贬值使乌克兰人的实际收入从2014年到2015年缩水了2/3以上。在经济全球化程度越来越深的大背景下很多大宗商品地区之间价格差异不大,所以乌克兰货币贬值的背后伴随的必然是物价的飞涨。由此不难看出乌克兰人的实际生活水平在过去的几年间可谓是一落千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