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残!乌克兰使用生化武器:磷弹有多恐怖?轻易烧穿皮肤深入骨髓

2022-06-07 1

  就在俄乌和平谈判之际,传出了乌克兰在战场上使用磷弹的消息。这是据俄国防部称,乌克兰军队开始在戈斯托梅尔机场附近大规模使用装满磷的弹药。

  而使用磷弹让乌方受到了全世界的谴责,因为国际法有明文限制使用燃烧武器的公约。即1980年通过的《特定常规武器公约第三号议定书》规定,禁止对平民和民用目标,以及非军事用途的植被使用燃烧武器;禁止使用非空中投放的燃烧武器攻击平民区域内的军事目标。

  但是乌克兰军队并未遵守这项规定,好像杀疯了眼,仍将其用在 D30 型 122 毫米榴弹炮弹和苏制的 BM-21 式“冰雹”火箭炮弹中,完全不考虑人道主义。

  磷弹,顾名思义,是用磷作为原料制造的炮弹。这种元素存在于人体所有细胞中,是维持骨骼和牙齿的必要物质,几乎参与所有生理上的化学反应。然而有趣的是,磷的发现却是一个带着“骚气”的故事。

  据说在17世纪的德国,有一名炼金术士叫做布兰德,疯狂地想要找到贤者之石。并且布兰德的脑回路十分清奇,认为人体自身可能就是炼金术的关键。毕竟,当物体进入人体出来之后,就完全变成了另外一种物体。于是,他就盯上了尿。

  最终,布兰德总共搜集了1500多加仑尿液( 1 加仑=3.785411784 升),并进行了一系列实验,发现了这个一旦暴露在空气里就会发光,有时甚至会起火的元素——磷。

  而磷根据晶体结构的不同,又可分为黑磷(金属磷)、白磷(黄磷)、红磷(赤磷)。其中又以白磷和红磷的燃点较低,常常被制成磷弹,是极其恐怖的生化武器之一。

  以白磷弹为例,由于其原料白磷的着火点仅有40℃,极为易燃,使得白磷弹遇空气即开始自燃直到消耗完为止,并随着温度逐渐升高,弹体会引爆。

  进而爆射出的磷药,带着 2,760 摄氏度的高温与人体接触(这是连 2 厘米厚的钢板都能熔穿的温度)。白磷颗粒不断灼烧皮肤,并由外至内直到烧穿皮肤。随后点燃肌肉、内脏、最终烧光血肉,只剩骨头。而想要灭掉磷火就只能跳入水中,隔绝空气,或快速切掉伤口才可自救。因此,白磷弹在空中爆炸时下起的“火雨”,简直如附骨之蛆,避无可避。

  此外,白磷剧毒,误食 0.1g 就能致死,皮肤若经常接触到单质磷也会引起吸收中毒。并且,燃烧的白磷会产生一种热的、浓稠的白烟,主要由气溶胶形式的五氧化二磷组成。需要注意的是,在高浓度时,这种烟雾会对眼睛、鼻粘膜和呼吸道造成暂时的刺激,严重些可能会导致窒息和永久性呼吸损伤。

  因此,面对磷弹如此恐怖的威慑,几乎在所有士兵心里都投下了阴影,最终导致磷弹被划入生化武器之列,并被全世界禁止。然而禁止归禁止,自磷弹在 1916 年末,英国陆军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引进以来,便一直被广泛使用。

  例如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陆军就经常使用磷弹进行演习训练。此外,在诺曼底战役开始时,20% 的美国 81 毫米迫击炮弹药,由使用白磷填料的 M57 点引爆爆烟弹组成。

  有数据表明,至少有五份美国荣誉勋章提到他们的获奖者,是使用 M15 白磷手榴弹清除敌方阵地。仅在 1944 年瑟堡攻防战中,美国第 87 迫击炮营就向该市发射了 11,899 发白磷弹。在战争后期,盟军士兵广泛使用白磷弹来瓦解德军的进攻,并对敌军集中营造成严重破坏。

  2004 年 4 月,在第一次费卢杰战役期间,加利福尼亚州北部县时报的达林·莫顿森报道说,美军使用白磷作为燃烧武器,但“不知道目标是什么,也不知道爆炸造成的损害”。

  2004年11月,第二次费卢杰战役期间,华盛顿邮报驻扎在第 7 团第 2-2 特遣队的记者称,他们目睹了大炮发射白磷弹。

  就连美国陆军官方出版物《野战炮兵杂志》2005 年 3 月/4 月号的报道也说,“白磷弹被证明是一种有效且用途广泛的弹药,也是对抗战壕中的叛乱分子的有效心理武器。”

  但美国一直否认美军使用白磷弹作为武器。比如由RAI TV制作的纪录片《费卢杰,隐藏的大屠杀》中曾描述到,包括妇女和儿童在内的伊拉克平民在美国袭击费卢杰期间死于白磷烧伤。

  可美国驻英国大使罗伯特·塔特尔却致信《独立报》,否认美国在费卢杰使用白磷弹作为武器。然而,2005 年 11 月 15 日,美国国防部发言人巴里·维纳布尔中校向BBC证实,美军确实在那里使用白磷弹作为燃烧武器。